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只见巴桑吃力的摇着船,在浓雾中时隐时现,不一时,人已经快接近那雕像了。
  我们快看不清巴桑的时候,突然,从雕像处的浓雾中出现一道刺眼的白光,然后巴桑就彻底的看不见了。
  我一惊,莫不是巴桑也完了?
  但紧接着巴桑又从浓雾中露出半个身影出来,还在奋力的摇着船向前走去。
  我忙道:“去巴桑上船那边看看去!”
  我们沿着岸边吃力的走到巴桑方才登船的地方,已经是走得上起步接下气了,巴桑已经在浓雾中不见了踪影。
  而那道刺眼的白光,却再已没有出现。
  走到登船的地方,只见那边还有座已经垮塌的小石头房子,因为是在山坳之间,我们在山丘上根本看不见。
  我们走近小房子,只见这房子上还雕刻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雕像,这些雕像的造型和我们在藏地看到的都不一样,石像体态丰满,造型各异,而且姿势都不相同。
  贝恩特突然身体一震,自言自语道:“这怎么会是这样!”
  我们好奇的问道:“什么怎么样?”
  贝恩特没有回到我们的话,而是继续自言自语:“难道巴桑竟然真的是那种人?”
  马柏不耐烦的道:“龟儿子的洋鬼子,到底是哪样吗,说个话硬是急死个人。”
  贝恩特对川话估计也没大整明白,不晓得龟儿子是在骂他,但是洋鬼子还是听懂了,但是教授就是有修养一点,贝恩特扶了扶眼镜,道:“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贝恩特他们从新疆赶过来之后,他们从南疆的于田出发,风餐露宿,跋涉数百公里,翻越终年积雪的昆仑山,到达了藏北高原。
  到达西藏后,贝恩特立马对这片神奇的土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的西藏在整个西方世界都是个神秘的所在,充满了各种未知,贝恩特曾今在在英国时,从一个印度仆人口中早就听说过西藏的古格王朝,但是那个印度人自己却也是道听途说,知道得并不多,贝恩特梦想着有天能到西藏,发现让他一鸣惊人的探索成就。
  刚进西藏,贝恩特就到处找向导,就在这时,但是因为当时正值西藏政局动荡之际,噶厦政府和喇嘛集团正闹得不可开交,贝恩特毕竟是来自西方的人,很多藏人都不愿意趟这蹚浑水,那天在一座喇嘛寺又碰了一鼻子灰后,贝恩特心灰意冷的正准备返回驻地,一个喇嘛送贝恩特出门后,这喇嘛见贝恩特也在这里徘徊多日,倒也想帮助一下他,便道:“你们去后山的河谷找一个叫巴桑的人,平日已钉马掌为生,他经常在外替人钉马掌,到过你说的地方,而且他好像是从昌都过来的外乡人,也少了些麻烦。”
  喇嘛的意思就是,反正巴桑是外乡来的,那就算是要连坐,那也不管我们这里的事情。
  贝恩特自然心里一喜,顺着喇嘛所指的方向,不久便来到了后山那片河谷,远远便看到河谷边一座低矮的小木房。
  一个穿着厚毡鞋,戴着厚皮帽的邋邋遢遢的藏人正坐在木屋外面看着河水发呆,贝恩特眉头一皱,总觉得这人不像个正常的人,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不过现在向导难找,贝恩特也只好先没那么多讲究了。藏人巴桑这时也看见了贝恩特和古德曼德森,站起身来看着两个欧洲人,眼神里面充满了警惕,巴桑虽然见过金发碧眼的欧洲人,但是在藏北高原上,还是很少看到这些欧洲人的身影。
  巴桑看着贝恩特牵着的马道:“伊犁马虽然是好马,但是在我们这藏北,藏马可能更适合二位。藏马耐粗饲,抗病力强,持久力也好,而且在高原上更加稳健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