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正行进间,只见石壁之上的金粉开始越来越多,这里没准离红头阿三出事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我示意众人需分开前行,首尾巴也好有个照应。
  从这坑洞之中可以看出,存放着大量的绳索,木筐,抬杆之类的工作用具,似乎是一个工作场所,不知这金粉又是从何而来?
  我们因为刚经过一场苦战,现在仍然心有余悸,因此走得也是格外小心谨慎,这时只见我们头顶正上方出现了一个大裂口。
  没想到这坑洞上方竟然还有一层,我举起手电照进去,只见上层的墙壁、天花板等处均绘满了壁画,五彩缤纷,富丽堂皇,和下面的坑洞和外面的竖井灰头土脸的样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看着上层高大的屋顶和雕梁绣柱,这让我突然想起了我们来阿里的途中,那夜偶遇藏地壁画师边巴的事情来。边巴曾今说几千年前,一只大鹏鸟降落在一座山顶,变成一个男的,又和什么天上思凡的仙女相会,生下四个孩子,然后这些孩子建立起了象雄王朝,然后又在这里建立了一座满是金银珠宝的城市,叫做穹隆银城。
  在想起红头阿三那满身沾满金粉的身体,我脑子一热,哎呀我去,这他妈难道真的要发达了不成?
  我难掩心中的激动,回转身便到处找看周围是不是有梯子等东西。这时,巴桑来到跟前,指着满地杂乱的金粉,又指着上面的壁画道:“奇怪了,这里难道也是没有完工的宫殿吗?”
  我诧异道:“为什么这么说啊?”
  巴桑道:“这些金粉可能是画壁画时留下的,那些金箔也是为了贴在画像的金身上去的啊。”
  这时,马柏也凑了过来,有点纳闷的道:“巴桑大哥,我就一直没搞懂一个事情,来你们藏区也这么久了,我看你们藏族人死了不都是天葬的吗?我在草原上听牧民说,尸体让天上的鹰把死人身上的肉吃完,这个人才会灵肉分离,灵魂升天。为啥这地方还能出僵尸来呢?”
  巴桑道:“你有所不知了,虽然藏人都是天葬,但是有些人死后呢,这个执念太深,怨气深重,那他们的尸体就没法招来带他们上天的老鹰,久而久之,这尸体可能就要化成一种叫做“弱郎”的怪物。这种东西就像那个红头阿三一样,可能也就是你们汉人所说的僵尸。”
  我奇道:“那你是说这红头阿三是怨气太重变成这样子的吗?”
  巴桑摇头沉思道:“我听老人说,这弱郎身体僵硬,不能弯腰行走,可奇怪的是,从刚才那印度人的表现。不像传说中的弱郎啊。”
  马柏和古德曼德森这时已经从角落里面抬来了一根粗大的木柱,两人将木柱已经搭在了塌陷的裂口处.
  马柏稳了稳那木柱,示意陈玉田给他扶住,道:“管他是啥子弱郎还是豺狼,都这个时候了,有心上仙山,还怕啥子无底船嘛。”
  马柏问我道:“二娃,那我先上去看看,没啥问题你们就上来?”
  我点了点头,走到那裂口下方,上面并没有任何的动静。我道:“上去小心点,不要一个人行动,等着大家上来以后再说,现在那个利亚姆还没现身,还不晓得他龟儿的情况,如果有问题,赶紧跳下来。”
  马柏点了点头,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扶住木桩,熟练的便爬了上去。
  不一时,就听到马柏跑了回来,站在裂口处喊道:“哎呀,这也太他妈气派了,跟皇宫一样呢,快上来快上来。”
  我见马柏没事,悬着的心也掉下了,示意大家爬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