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面如死灰,大惊之下,只觉自己已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在黑暗之中急速的下坠,这时,突然只觉得身体一弹,自己竟然被挂在了半空之中乱晃。
  还好手电筒插得紧,没有掉下去,我胡乱的在身旁乱抓,才发现竟然掉在一张大网之上,想来是为了防止高空中有东西坠落而在竖井周围安放有些网来兜住上面掉下的木材,以免伤到竖井下方人等。
  不料这时,贝恩特在我身下发出一声惨叫,我急忙想翻身,不料一抬头,才发现红头阿三也掉在了网内不远的地方。
  红头阿三听闻动静,伸手便要过来抓我们,我抽出连槽想要射去,不料他朝着我这边一动,这网可能因为年代久远,已经腐坏,一下网的一角栓绳处瞬间裂开。
  我们三个再次失去重心,又一次摔做了一团,慌乱中我的手枪脱手,一下朝着更深的竖井中掉了下去。
  我因为要背贝恩特,背包已经递给了先行下去的白玉昆,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了。
  就在这时那红头阿三却猛然出手,一手抓住了我背后的贝恩特。
  贝恩特也无力还击,只能任由那只沾满金粉的大手抓住自己的脖领向后拽,我无法回头,只听见贝恩特嘴里发出声声惨叫,想来那手可能已经插入了贝恩特的肉中了。
  情急之下,我一摸腰间,却发现那法杖还在,因为这法杖过于珍贵,我一直将它和那本释比图经一起随身携带。
  这时也是紧要关头,我再顾不得许多,现在怎么杀伤力强就得怎么来。
  我慌乱解开布袋,抽出青铜法杖便朝着这红头阿三头上抡圆了砸去!
  但是怎奈这红头阿三也变成僵尸,毫无痛觉。
  只听咣当一声,像是砸在石头上一般。红头阿三稍微偏了下头,又一次抓紧了贝恩特。
  我也是脾气上来了,不管不顾的便朝着红头阿三头上猛砸,就在这时,又一声撕裂的声音,那网终究没有承受住重力,一下另外一角也断裂开来。就剩下一只栓绳将我们悬在半空中。
  我们三人靠着这网最后一点拉力,一下又悬空在了这竖井之中,我背着贝恩特,红头阿三抓住在下面拼命的拽住贝恩特的脖子往下扯动。
  就在此时,垂死挣扎的贝恩特用尽最后的力气猛的拍了拍我的大腿。
  我急忙探手去摸,只见贝恩特送过来的竟然是一把折刀,原来这折刀也是贝恩特随身携带的,我前日也还见过。贝恩特嘴里嘟嘟囔囔的喊道:“切。。。切绳子!”
  我已经明白了贝恩特的意思,不过这折刀也太小了,我只得一点点的去切,眼看贝恩特呼吸越来越沉重之时,只听嘭的一声,那网被一下拉了开去。
  红头阿三在最下面,一下朝下面滑去,拉住贝恩特的手却抓得更紧了,我一只手拉住网,另一只手去切绳子,早已累得精疲力尽,这一下坠,险些折刀又脱手了。
  这时随着网的晃动,插在我腰间的手电的余光已经照在了石壁之上。这竖井是由大石所砌,中间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缝隙,我急中生智,在网晃到石缝之时,猛的将法杖插入到缝隙之中,然后两手抓住法杖用力,一下稳住了上身。
  这时那红头阿三一只手已经离开了贝恩特,正欲拉住贝恩特向上攀爬。我瞅准这关口,猛的一脚朝着他肩头踹去!
  那红头阿三身体未稳,嗷的一声,朝着竖井深处的黑暗倒去!
  我两手使劲抓住法杖,贝恩特已经是昏迷不醒。正在心急如焚之时。突然头顶上亮起了灯光!
  只见上方的众人已经围了过来,马柏身上已经缠绕了一圈麻绳正从竖井一侧攀援而下。
  不一时,马柏已经降到了我们身旁,将麻绳在我们身上缠紧了几圈。
  马柏心有余悸的道:“二娃,你娃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啊。这种事情摊谁都死几次了。”
  我已经是又惊又累,还好经历多了,这次没尿裤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