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却不知道为什么,这巴桑经历了什么变故,现在已经是一副普通藏人的打扮,而不是僧人了。
  巴桑继续道:“那时我皈依了我们当地最有名望的喇嘛,也就是我的世间师,他担保让我进了康村,在色拉寺学习佛法,那时我身无分文,没有钱来布施茶饭,因此必须当差,或者帮人做点木匠活,打扫,做衣服,各种杂活来赚取一点生活费。
  那也是一次机缘巧合,那天寺院需要向山南的孜塘昌珠寺送一批经卷,这孜塘地处偏远,一般人都不愿去,最后只有让我们抽签前往,没想到最后是我抽中了,于是我便只得带着经卷独自前往昌珠寺。
  我在路上风餐露宿了十几天,已经接近孜塘了,那天夜晚,走到一处湖边,便决定在这扎营休息,我刚刚扎营完,还没来得及吃点东西,却听见湖边传来一阵铃铛的声音,只见从远处深蓝色的夜色中走来一匹白马,白马上坐着一个背着扎年琴的老人。
  草原上的夜晚孤独,寂寞,我便大声的呼喊着,迎着这个老人来到了我的篝火边,经过攀谈,才得知这位老人是一位准备前往日喀则的唱诗人。
  你们知道,能晓藏地古事迹的唱诗人,都是天授,盖不承认父传子,师传徒这种形式,都是一些人在得过一场大病后,突然就变得能唱颂几百万字的诗篇。
  吃过饭后,我说反正夜里也无聊,您老人家给我唱唱古时候的事情来听听呢。
  老人笑呵呵的答应了,于是就唱了一段格萨尔王的故事,不过格萨尔王的故事,我们都听了很多次了,基本都记得了,我说有没有大家很少听到的啊?
  老人想了想,回答道倒确实有一段大家都没怎么听过的,我唱给你听听。”
  巴桑顿了顿,道:“这老人说得这一段故事,确实是奇怪,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
  这个故事发生在吐蕃的时期,你们都知道山南桑耶是吐蕃赞普牙帐所在地之一,赞普赤松德赞便出生在这里。
  赤松德赞执政四十余年,吐蕃势力曾鼎盛一时。赤松德赞为了巩固政权,命令兴建桑耶寺。又请来了印度比丘12人,由菩提萨埵担任剃度僧人的堪布,为了观察吐蕃人能否守持出家戒律,赤松德赞还在贵族中选拔了三老三少一壮,一共七个人,在寂护大师和印度比丘的指导之下剃度受戒。
  这七人后来就被我们藏人称为“七觉士”。这段历史,藏人倒是人尽皆知,也不足为奇。不过老人接下来唱到的东西,却是让人意想不到。
  七觉士中有一个叫做昆鲁旺波的僧人,也是这七觉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而这件事情就得从他来说起了。
  这昆鲁旺波是这阿里的羊同贵族之后,而且这人以前还是雍仲苯教的一名密咒师,后来象雄古国灭亡后,而归降于吐蕃。
  这一年草原上遭到了可怕的瘟疫,比以往每次都更严重,许多人死了。生命垂危地牧民只好跪在地上,向苍天祈祷,希望得到天国保佑。
  于是上师便派出了昆鲁旺波前往草原去调查这次瘟疫的情况。昆鲁旺波经过了九天的走访,终于得知了原来这一切都和雪山之中的九子鬼母在作祟。
  这九子鬼母,是传说中的万鬼之母,能产天地鬼,每日产九鬼。早晨生下来,到晚上她就把她的儿子们当点心吃下肚子去,因此又被称为魔母,人们闻其名而丧胆。
  其实鬼母只会吃掉先天灵力不足的鬼子以补充消耗的元神,强健的留下来扩展她在冥界的势力。
  数千年来,鬼母除去自身食掉的鬼子,亦领有近百万之众的大小诸鬼,在无数恶鬼横行的冥界牢牢占有一席之地。
  如今鬼母自觉羽翼已丰满,便从雪山上降临道物产丰富的草原上来扩充自己的地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