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问道:“那你晓得这里古时候有没有啥子外人来做过啥子大的工程没得啊。比如砍伐木头啊,挖山啥子的。”
  二花寨老一拍大腿道:“狗日你这么一说,老子好像想起来了,我们这边没得,倒是在往前走百八十里的梵净山一直有个传说,说是几千年前不晓得哪个时候有人在那座山里啥子地方搞过一次大兴土木过,老辈子都说那边有宝,历朝历代都有人在找,就是从来没见到过。”
  我心里一喜,但是表情上不敢表露出来。道:“那些都是些神话传说,子虚乌有的东西,哪能相信嘛。”
  二花寨老点头道:“老辈子传的东西有些神乎其神的,我也不信有卵个宝。那个地方都是悬崖峭壁的,哪个没得批事把啥子宝放那里嘛,估计是哪些闲人人编的龙门阵。”
  梵净山那个时候还是一片完全没有开发的处女地,养在深闺之中无人识。
  当日下午,一行人出懒懒散散的起来了,昨夜估计都喝得比较多,我们告别了嘎努寨老乡和二花寨老。我将事情向林夏和文教授讲了一遍,众人大喜,一路便向梵净山开去,一路打听走走停停整整一天,山区岔路又多,傍晚时分才来到了江口县的梵净山脚下。
  梵净山是武陵山脉的最高峰,方圆七百多平方公里,横亘在黔东北江口、印江、松桃三县,当年交通极为不便,只有一条伐木的马道通往山里,这时又是晚上了,整个山间都被一层厚厚的浓雾所包裹,又下起了小雨,能见度不到十米。
  我们骑着马沿着盘山路缓慢的行驶,本来不宽的路面上还能看到多处坍塌的泥土石块,越往山上走,雾越大,道路也越陡峭,除了我们,整座大山中空无一人,只能偶尔听到一两声不知什么鸟的长鸣,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周二毛不无担忧的道:“不晓得这个山里有啥子山精鬼怪没得哦。”
  文教授呵呵一笑道:“这梵净山可是弥勒佛的道场,有什么魑魅魍魉敢来这山里作怪。”
  又山行一小时左右,总算到了山间的一片开阔地,应该是伐木工人装载木材的地方,远处隐隐约约看得到一排外面有篱笆的小瓦房,只能依稀看到一点点微弱的灯火在浓雾中时隐时现,我们下了马,便准备去小瓦房中寄宿。
  那天在楼下叫我们那个瘦子叫肖海,走在最前面,见门没有关严实,边问边推门道:“屋里有人吗?”突然一声狗叫,一只大白狗猛然间冲了出来,上前便要撕咬肖海,还好肖海反应快,慌忙关上门,大白狗在屋内一阵狂吠,山间本来就空旷,狗叫声显得更加清晰,吓得我们都在门口不敢动弹。
  肖海拼命抵住门,慌张的道:“屋里有没有人啊,这狗要咬人啦!”
  “白龙,过来!”突然屋里传来一声大喝,大白狗一听主人的呵斥,停止了咆哮,但是还是鼻子呼呼,龇牙咧嘴的不肯离开。
  “狗日的,过来!”屋内的人中气十足。
  大白狗这次收起要进攻的姿态,晃晃悠悠的到了屋檐下趴下。
  一个带缠青帕,身披蓑衣的老人拎着根长烟杆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我们道:“你们是啥子人?”
  林夏忙走上前道:“老先生,我们是搞地质勘探的,这不晚上下雨了吗,想来您这屋里住一宿,避避雨,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