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日,我便又早早的跑去老人那里玩,老人似乎也在等我,因为这次桌子上已经预备了两个酒杯。这天是除夕,天气寒冷至极,老人在堂屋的火坑里烧了炭火,我们便又开始围着火堆烤着香肠开始喝酒。
  老头子今天喝酒并不多,只是点到为止,而是开始旁敲侧击的问起我的身份来,我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还是照实回答了。老头子起初还是越听越高兴,但是说到民族时,神色有点不对道:“哦,原来只是你妈是我们族的哈。”
  我奇怪的问道:“那有怎么了?”
  老头子摆了摆手道:“没啥子没啥子,喝酒喝酒”
  我本来想继续听老人继续摆龙门阵,但是老人好像有点心事,说得有点语无伦次的,我也觉得有点无趣,再说今天除夕,还是想早点回去,不然家里人又得说我不懂礼数了。
  但是想着马上除夕后几天就要回家了,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老人家,我想向你打听下一个事情。”
  老人一诧异,问道:“啥子事情?”
  我说:“你晓不晓得有一本书叫做《廪君堪舆诀》?”
  老头子全身猛的一震,本来还端着的酒杯竟然一下被捏碎了,我吓了一跳,老头子并没抬头,还在用另一只手拿着火钳继续摆弄着炭火。
  我觉得有点尴尬,忙道:“老人家,我没啥子其他意思,我只是最近听人说了下关于这本书的事情,觉得很好奇,有就是随口一问。”
  老头子仍然没抬头,低声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本书?”
  我只有扯谎说:“我几年前在我们那边听一个梯玛说过。”
  老头子缓缓起身,道:“你竟然晓得《廪君堪舆诀》,莫非狗日真的是冥冥之中定有天数不成?”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老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啥子。
  过了一会,老头子沉思了半晌后道:“娃儿,你在这里等我,我给你拿样东西看看。”
  过来一会,老头子从内室拿出一个黄色丝绸裹住的东西出来了,老头子郑重的在堂屋的大方桌上打开布包,里面是一个用了不知多少年的暗红色木匣子,打开木匣是很薄的一本用黄麻纸制成的线装书,年代肯定也是非常久远的了,纸张明显已经发黑。
  老头子示意我来翻,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表情。我心里想笑,不知老头子为啥子这么慎重,我拿起书翻开,突然脑子嗡的一响,打了个寒颤。
  “啊!”我慌忙闭住书,惊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老头子也觉得十分诧异,没想到我这么大的动静,问道:“娃儿,咋个了?”
  我脑子完全混乱了,这十几页的线装书上的文字竟然和伯父当时从洞中得到的那本古书上的蝌蚪文字一模一样。
  我稳了稳神,吞吞吐吐的道:“老人家,说来你估计不得相信,这本书我。。。。我可能看到过。而且。。。。。”
  这回轮到老头子大惊失色了,老头子一把抓住我衣领道:“而且啥子?”
  老头子的手劲大得惊人,根本不像一个100多岁的老头子的手,我喊道:“放手放手,听我好生给你说。”
  老头子意识到自己失态,不好意思的松开我,示意我坐下说话。
  我喝了口酒,道:“说来你不得信。。。”
  老头子不耐烦的道:“狗日的,直说!”
  我一口酒差点没呛到,忙说道:“这本书可能我家里有,而且比你这本还厚很多。”
  老头子轻蔑的一笑道:“龟儿子油嘴滑舌,你家里有?那是不是老子该喊你喊师父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