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李水发恍然大悟道:“搞半天你两个细娃儿是土老司(阴阳先生)嗦,我是说你两个打听这个地方!”
  
  李水发用手指了指村口的土路说:“你两个沿着那条路沿着河一直走,大概十二三里,有个岔路口,岔路口边是颗大槐树,往里面对直走两里路,正对着的那座山就是七星山。你两个就在山下看看,听老子一句劝,莫往山上走哈!”
  
  周二毛急忙点头:“要得!要得!谢谢龙头大哥了!”
  
  老头子摆了摆手又再次强调说:“千万莫上山。”
  
  **
  
  第二日清晨,我们顺着李水发给我们指的方向,不时便来到了七星山下。
  
  周二毛看了看七星山说道:“看不出啥子异样啊?和旁边的山也没啥子区别嘛。”
  
  我说:“古人选这里作为墓葬,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又不懂风水,看起来啥子山,龟儿不都是一样的啊!我们还是早点上去再说。”
  
  结果后来的所有经历都告诉我们,要是不懂风水,没点寻龙点穴的手段,根本不适合干这个,但俗话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这东西还是要花很多时间来总结才行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这七星山,上山几乎没有路,大量的树木遮天蔽日,树林中杂草丛生,我们只得像伯父他们一样,背着大包,一路披荆斩棘,艰难上行。
  
  还好山不算太高,几个小时便到了山顶,我们在草地中寻找那个山洞口,终于在山顶向下看到了那个洞口,我们没那么多装备,自然要轻松不少,攀岩便下到了洞口。
  
  此时正是初秋,洞口处凉风习习,甚是舒坦。周二毛忽然跪在洞口朝着洞口作揖磕头,嘴里咕咕噜噜,念念有词。
  
  我奇怪的问道:“你这是干啥子?”
  
  周二毛解释道:“拜下山神土地,保佑我们出入平安嘛”
  
  我笑道“你娃去别个家里跳(偷)东西,还要土地爷保佑你?”
  
  周二毛忙制止我说话,拉着我说:“拜下嘛,二娃,到时顺风顺水的。”
  
  我背起背包哈哈一笑,说:“走了,兄弟伙!”
  
  周二毛慌忙跟上道:“二娃,我还是有点紧张呢!”
  
  我开玩笑说:“那要不我们回去?”
  
  周二毛一愣,嘿嘿一笑:“那老子不是刚才白拜了,走,进洞!”
  
  刚进山洞时,坡度还比较平坦,地上我看到了一个“哈德门”的烟盒。这种烟当时在山外比较流行,每次我们这过兵(有军队经过)的时候,那些军官都抽这个,我们这边都是习惯抽草烟和水烟,这种多年没有人上山的地方,看来应是三年前勘探队员留下的。
  
  进入洞中,坡度便陡了起来,两人只能搀扶着慢慢向深洞中探索前行。渐渐的我们便隐进了这边茫茫的黑暗之中。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一个巨大的深坑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我们扔了块石头下去,良久才听到回声,这不得七八丈高啊,周围全是湿滑的洞壁,根本不可能攀援,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二毛大喊:“二娃,看那边!”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大喜,竟然是一根套在一块巨大的钟乳石上的绳子,我们拉起绳子一看,三年过去了,绳子还是一样的坚韧,只是常年在洞中放置,上面很滑了,我们带上手套,便顺着绳子滑了下去。
  
  这里已经进入了大山的深处,那个年代的手电筒不聚光,不像现在的强光手电,我们用手电筒一照根本看不见顶,周围都是潮湿的腥味,我们辨别了方向,总算在山壁上找到了一个可供爬行的石洞,这时两人基本上都成了一个泥人。
  
  周二毛吐了吐进了嘴的泥水,抱怨的说道:“这要是搞不到几样东西,真对不起这辛辛苦苦的一趟。”
  
  我在前面开路,笑说:“地老鼠生涯才刚开始,你娃担待点!”
  
  周二毛笑着说:“但愿摸得到几样东西就值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